Home 信仰多一點
牧者的話

在虛空中尋找美好

近日在小組的週會內讀傳道書,大家最記得的一句是「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虛空」的原意是「煙霧」,這個詞衍生出很多意思,有「短暫」、「不能掌握」、「徒勞無功」、「荒謬」等含意。傳道者對世上的事有這樣的觀察,不知你是否同意呢?

這樣描述世界好像很悲觀,但我覺得傳道者的觀察,卻能幫助我們對人生保持着謙卑持平的看法。好像懷孕這件事,雖是喜悅的事,但卻讓我感到很多事情是不能掌握的,胎兒的成長,他要離開母胎的日期,生產時會遇到的情況,因此,記得生第一個孩子之前,我登記了器官捐贈,當然我期望一切順利,但也明白世事無常。

現在香港的情況,更加突顯世事是「虛空」的這種體會。在這段時間,大家都陷在難過、憤怒、無力的情緒當中,我們有點不能自控地看網上的新聞、資訊、評論,聽到的消息,看見的影像,甚至令我們無法入眠,有時候彷彿覺得沒有甚麼事再值得歡慶了。

雖然傳道者說︰「凡事都是虛空。」但他也說出另一句話︰「神造萬物(可譯作「萬事」或「一切事」),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傳三11上)傳道者花了很多時間,仔細地察看世事,雖然有負面的一面,但他並沒有完全的悲觀,他還有另一個層次的觀察,就是神為萬事特定一個美好、適當的時間。不過,這實在叫我們難以理解,在順境的時候,我們比較能稱為「美好」,但逆境呢?甚至在危難當中,我們甚至會懷疑神有甚麼好?

有一位基督徒作家楊腓力寫了一本書,名叫《恩典現場》,英文書名是‟What Good is God?”。楊腓力在書中不斷問這個問題︰「神有甚麼好?」要回答這個問題,他不是走進宏偉的大教堂,也不是走向美麗的大自然當中尋找,而是走進曾發生校園槍擊的維州理工學院探訪生還者;走進對福音封閉的中東採訪當地的基督徒;走進妓女事工研討會中聆聽妓女們的故事等等,楊腓力在十個充滿災難、悲劇的地方,尋問神有甚麼好。人們覺得在這些黑暗無光之地,神好像缺席,也很難相信會有甚麼「美好」的事會發生。但是,楊腓力在走訪這些地方,聆聽這些人的故事之後,他發現神的恩典仍在這些地方發生,信心仍能在這些人身上發動,就好像在瓦礫的夾縫中仍能長出嫩綠的幼苗。

其中一個楊腓力走訪過的現場──維州理工學院,曾發生校園槍擊,一名精神有問題的韓裔美國學生趙承熙在校園內,向學生與教授發射了一百七十四發子彈,有三十二人中彈身亡,兇手最後舉槍自盡。事發後不久,楊腓力受該校的教牧邀請到學校分享一個題目「生命傷痛時,上帝在哪裏?」因此他有機會走進這個校園。到步後,楊腓力見到有為死去同學及教授臨時搭建的紀念碑及成千上萬的留言。另一個紀念的地方,放置了三十三塊石頭,其中包括趙承熙,在代表他的石頭旁也有人留下字條或鮮花,楊腓力見到其中有人為這年輕人寫了一首詩︰

「我的純真在十字架上,屬於我的,你無法擁有。你不會,也永永遠遠不會對我有箝制力。但事實的真相是我想念你。我希望我能向你顯示祂的愛,祂的熱情,祂的真理。真理使我得了自由。我想念你。我很難過。」

這個群體一起經歷哀傷及被治療,甚至學習原諒兇手。文中也提到當時的南韓總統的一番話,「如果有美國人在他的國家做這種事,早就成千上萬憤怒的抗議者湧上街頭。這座校園並沒有出現這種狀況。」楊腓力勉勵這班受傷的人︰「你們對邪惡的行為表達了震怒,但是對犯人的家屬則流露出同情與哀傷。當我漫步於校園裏像野花叢生的紀念碑,我發現有幾個是為趙承熙而設。」楊腓力在這個曾發生悲劇的校園,在這班受害者當中見到神的「美好」。

在這段「不能掌握」、「荒謬」的虛空日子當中,我們能看到當中的「美好」嗎?

~完~

 
Powered by Nethub Online Limited Web Hosting.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